我認識的空間性還有那一點點的社會 - II

Written by Hui-Ting Hong

Jul. 31, 2019 

這陣子對身體覺察的狀態一直都沒有太大的變化,但因為內在包含食道、賁門、胃壁受了一點傷,所以整體的流動性並沒有辦法調整得非常好。

 

上週做了一個久違的不同比率能量調控的練習,對我來說這種不同比率的調控可以分為內在和外在的感知,內在的能量我沒有辦法很清楚地去認知道因此幾乎不太能調控,大多時候我將它放置在飽滿的狀態,但這個飽滿的狀態會隨著外在的感知變化而有些微的差異,外在感知對我來說包含觸覺、溫度、聲音、距離,因為訊息量很多而大多時候很雜,因此會選擇性地將專注力放在某一個身上,大多數時候皮膚所接觸到的訊息往往優先於其他者。

 

無論是從肩峰開始的移動,還是從後頸出發的移動,往往會連動到脊椎、髖關節,有時候沒辦法清楚認知到中間移動的每一個細節,但每一個當下都相對來說是緩慢的進程,自己非常喜歡,有時候可能剛好周圍有一些燈光,灑在汗水淋漓的臉上,格外灼熱。而當抽離回到日常生活當中,其實這樣的空間相對來說是非常豐富的環境, 不同形狀不同形體不同氣場的總和,塑成了現在我們看到的樣子,有車有人有狗有路燈還有大樹,每個不同個體身上也會散發出不一樣的顏色還有氣,有些貼得緊、有些淡如薄絲,當我們用手掌去建立連接,透過碰觸可以感覺到溫度、厚度還有流動性,當這種流動性開始在有形或是無形的空間產生交流,便可以很深層的去感受到一個人的個性還有對方當下的方向,通常越慢,感受到的越細微也越有趣,這時候就像是太空艙裡擰完毛巾時因為表面張力而無法離開手掌的水一般,緊緊裹住身體表層的每一吋毛孔,空間質地變得凝滯,並且非常安靜。

 

在生活的時間以及空間裡,當我們將一個人視為一個物體而非一個真實的有機體時,緩慢、安靜的選擇其實越來越少,常常會迫切地希望能塞進點什麼,不然彷彿都漸漸失去了意義,往往這樣似乎也容易落入群體的集體印象或行為,有時候消弭了大部分個體的差異性。

Last Update Nov. 4th 2019

© 2019 by Hui-Ting(Winnie) H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