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 Switzerland

Jun 28, 2019 

或許,在一定的距離下,黏著性和依附感會變得非常強烈,讓人著迷。

 

五月在瑞士整整待了8天,和大多數選擇去瑞士遊玩的旅人來說,算是相對少的,整趟幾乎少雨、大多時候是晴空萬里,溫度比台灣同一時間稍微冷一些,跟台灣入冬前那種涼冷的溫度差不多,只是稍微又更乾燥一點,皮膚像是乾燥花低了幾滴水卻滲不太進去,一直呈現些微龜裂的樣子,剛好因為行李裡沒有擦身體用的乳液,所以偶爾用臉部乳液稍微替代,算是有些奢侈。這次行李選用黑色的 Legend Walker,她的大小正好是carry-on的標準規格,除了在旅程頭幾天伸縮桿被自己弄壞外,因為她攜帶起來格外輕便,鎖扣層的設計完全防水,內部間隔設計更是格外簡潔,整趟用下來非常滿意。從台灣出發前,原本便是打算走一趟輕裝的旅程,除了必備的一些妝品、書還有衣物,其他幾乎就沒多帶,長寬53x37cm的小黑箱不偏不倚滿足我的所有需求。

 

拉長時間軸來看,我先到了紐約再飛瑞士,最後飛回紐約再回台灣,因為搭機時間長、次數多,窗外的景色格外有印象,雖然不免俗的都是一些白雲、藍天、海,但總有某些時刻,陽光亮的刺眼,而我習慣性坐在靠窗的位子,舉起黝黑的手掌,輕輕用食指與中指撥弄凝滯的空氣,然後貼在窗戶上,感受冰冷的溫度,那種只有在平流層才感受得到的,又近又冷的距離。偶爾我會將臉貼近窗戶,這樣我才能勉強看到機翼的一端,那端雪白而帶有幾絲烙痕,大概是風的關係所以她上下維幅震盪,顯得剛忍卻因為在陽光的直射下又帶有一絲柔軟,這樣延伸而出的側翼和成堆的白雲形成一幅高低有別的景致,讓人不禁回想起以前放風箏的回憶,雖然印象很模糊,但總有些陽光,而風箏在上,我在下,相互凝望,有種柔稔的溫度。最讓我喜愛的其實是看著海上那些小島,還有跟蛆一樣大小的船,船尾後的波紋永遠這麼清晰、完全一動也不動,時間似乎就真的凝結,或許是因為站得太高,所以很難看見一些細節,那些島上其實也不清楚究竟是有人還是沒人,但在整片深藍的海中間,很孤獨很美。晚上的時候我不會拉開窗戶,沒看電影的時候就側倚著頭,靠在椅背跟機身的完美夾角靜靜睡著,可能幸運的話有做個好夢。

 

機身在準備落地蘇黎世前有好一陣子微幅傾斜,周圍高山環繞的瑞士,整片翠綠的景致偶爾可見幾塊黑咖啡色的點座落其中,掛著十字的尖塔也在不經意間進入眼簾,走出航廈的那一瞬間,是一種不孰悉的味道,很乾淨但很陌生。

Last Update Aug. 31th 2019

© 2018 by Hui-Ting(Winnie) Hong

All rights reserved.